【无止尽的暑假】(24)【作者:capricandy】   其它小说 
字数:685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第二十四天(8/12)剑山地狱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眉子此刻正被以高手小手吊的方式,腾空吊在拷问室的正中央,双腿被撑开而强迫成为人字形的姿态固定着。

  在她的面前,放置了100根,每根皆长达40公分的细铁叉…

  「今天,这些铁叉,全部都要插进你的身体里,弄得不好,你或许会一命呜呼馁,你就尽量加油忍耐哟!」亚纪带着恶意的笑容说着。

  眉子看着那平放叠成一小丘的铁叉,每根铁叉的尖端都磨得锋利,光是看到就感到毛骨悚然,一想到这些东西要插进自己体内,眉子已经吓得脸无血色。
  「呀啊啊啊啊───不要──!!不可能……太勉强了……」眉子吓得流泪苦苦哀求,只希望亚纪她们这一次能心软一点,就这一次就好…

  「闭嘴!还没开始拷问就别再那哀嚎哭泣了,待会可就有得你发出惨叫的。」亚纪说着,拾起了一根铁叉,缓缓地靠向了眉子。

  「呜呜呜……住…住手……那样子……会死的……」

  「安心吧!小眉。为了让你能继续接受拷问,不会死得太早,所有的急救设备都已经做好准备了。但是,还得看你够不够争气,要撑不住的话,就想想你可爱的小达也啊!这一百根铁叉,插入他的身体内,会变怎么样呢?」

  「!!!」眉子的脸色更加惨白,此刻的她没有退路,只能祈祷自己能挺过这一次的恐怖拷问,尽自己所能地保护达也。

  「嘻嘻,安分多了嘛!那么,要开始哟!为了不死去而尽全力撑下去吧!今天也是充满痛苦的美好一天哟!」

  亚纪说完,将手上的铁叉,无情地刺入了眉子的左上臂,并从另一端染着鲜红的血液贯穿而出。

  「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───好…好痛!!!住手──」

  「早得很呢!现在才刚要开始而已哟!」亚纪说着,再将第二根铁叉,再次横贯了眉子的左臂。

  「咿呀啊啊啊───」在眉子的痛苦哀嚎下,亚纪完全不留半点情分。前两根贯穿了眉子左臂的上臂部位,第三根、第四根则是刺穿了眉子左小臂,第五根更是直接刺穿手肘关节处。另外五根,对称性地贯穿了眉子的右臂位置。

  「住…住手……极…极限了……」眉子极为痛苦地哀求着。即使仅仅是被吊起来,承受身体重量的手臂,就已经疼痛不已,此刻被这些铁叉贯穿,连动都不能动,眉子觉得自己的手臂像是要断掉般。

  「嘻嘻,双手已经插满了,接着,轮到脚了哟!」亚纪说着,一手抚摸着眉子左小腿的腿肚子,另一只手拿着的铁叉又已经蠢蠢欲动。

  「不……不要……求求你了……住手啊!!!」眉子一边因为手臂的剧痛而直冒冷汗,另一方面又感觉到亚纪的手在自己的腿上滑动,她知道那里是接下来要受到同样痛楚的拷问目标,却完全无法躲避或减轻半点痛苦…

  「真是美丽纤细的腿呢!」看着那簌簌颤抖的玉腿看得入迷的亚纪,最后发出一声感叹,手上的铁叉终於刺了进去。

  「咿呀啊啊啊啊啊啊────」新鲜的激痛,从远处传递而来,眉子并没有因此而感受到手臂的剧痛减轻,想对的,多一个痛苦来源的她,觉得自己全身都像是要四分五裂般的强烈激痛。

  眉子的哀号声下,亚纪逐次地将铁叉不停地插入眉子的左小腿肚,再从另一端贯穿出来,转眼间就插满了整整五根,再也找不到可以下手的方向,亚纪才又将眉子的右小腿,同样穿刺了五根铁叉。

  接着,眉子的两边大腿,也各被十根铁串贯穿。

  「差不多了,再不帮这女孩输血的话,她就可能有生命危险了。」章一观察着眉子失去血色的脸庞与插满铁串、不停渗出血的四肢,下出了结论,并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输血袋,替眉子进行第一次的输血。

  「求求你…已经……极限了……求求你…拔下来……」输血的过程中,眉子身上的铁串仍插在她四肢上,眉子虽然因为新鲜的血液流入体内而稍微恢复点体力,但是疼痛仍然没有些微减少。

  「笨女孩!如果贸然把这些铁串拔掉的话,你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哟…况且,你没看到,还有一半以上的铁叉,都还没插进你体内,拷问才刚要开始而已哟!」
  亚纪看眉子恢复了血色,继续开始这无情的地狱拷问。她一手拿着一根铁叉,另一只手在眉子的臀部游移。

  「呜……住手……呀啊啊啊───」眉子的求饶话还没讲完,亚纪手上的铁叉就已经由外而内地,贯穿眉子的左边屁股蛋,直到从股沟旁刺穿而出为止。
  在臀部刚传来的剧痛还没减轻之时,另一根铁叉又换了个角度,从内侧往外刺穿,又传来了新的剧痛。等到两边原本雪白无瑕的俏臀玉肉,因为各被十根铁叉贯穿而变成鲜血淋漓的蒺藜球后,亚纪才又转向下一个目标。

  「这两根,有点难度呦!」亚纪说着,将两根铁叉分别往内贯穿了眉子的左右大小阴唇,铁叉的尖端还刺入了眉子的小穴肉壁内。

  「咿呀啊啊啊──」

  「真是纤细的小蛮腰啊──你这种迷死人的可爱脸蛋跟美丽身材,就连女性也会心动吧!十足就是,最适合我们拷问的玩具呦!」亚纪说着,又在眉子的两侧腰只,各贯穿了一根铁叉。

  「呜……呜呜……」

  「小眉,知道接下来轮到哪里了吗?」亚纪故意停下手,问着眉子。

  「……!!!」此时的眉子全身,不管是四肢,或是腰部以下的下半身,全都已经插满了铁叉,传来剧烈的痛楚,全身上下唯一还没那么痛的,除了亚纪等人一直不愿拷问的脸蛋之外,就只剩下……

  「傻女孩,这样都还猜不出来?就是你的骚奶子呦!」亚纪说着,伸手用力掐住眉子的乳房。

  「咿呀啊啊啊───不要───求求你……不要胸部……不要───」如亚纪所预料的一样,眉子对於接下来要被拷问的目标,出现了不同於以往的剧烈反抗的反应。同样身为女人的亚纪能了解,眉子对自己全身部位最满意的,就是她的那对乳房了。虽然只是高中一年级的眉子,乳房才初长成而没有到傲人的双峰,但是那种完美匀称的形状与少女酥胸的柔软触感,再搭上身材比例,却是连一堆空有巨乳身材的女模特都没得比的。

  也因此,或许是出自於女人的妒忌心态,亚纪也特别看不惯眉子这对奶子。
  「咿呀啊啊啊───」在眉子绝望的淒声惨叫下,左乳房已经被铁叉横向贯穿。从眉子原本最自满,如今却成为女人弱点部位传来,比起臀部还要远超出许多的剧烈痛楚。

  第二根、第三根,也都马上贯穿眉子娇嫩的左乳房,然后第四根,亚纪故意转个方向,让眉子的乳房也被迫跟着扭曲着,使眉子的痛楚攀升到更高处。
  「够…够了……呀啊啊啊───」

  第五根、第六根…眉子那不算大的左边乳房,竟直到被十根铁叉贯穿,如同剑山般惊悚骇人后,才终於罢手。

  接着,另外十根铁叉,以同样的方式,贯穿了眉子的右乳房。

  「接着,这一根…」亚纪将手上的铁叉,由外向内横向贯穿了眉子的左乳头根部及乳晕处,又继续由内向外贯穿过右边乳房的同样位置,迫使眉子插满铁叉的乳房往内靠拢再一起。

  章一帮脸上又已经失去血色的眉子,输了第二袋血液,并让眉子稍微歇息片刻,不过全身各处插满铁叉,就连痛苦挣扎都只会带来更剧烈痛楚的眉子,根本无法获得半点休息。

  「差不多,中场休息时间结束了。」亚纪说着,示意这铁叉拷问还没结束。
  「咿──呀啊啊啊───够了……已经不行了……」

  「这不是声音还很充沛吗?还能发出悦耳的悲鸣馁!」亚纪说着,将剩下的铁叉都拿到眉子的身体正下方,说:「小眉,现在开始才是拷问的重头戏呦!剩下的这十五根,我可没办法了。…哥哥,接下来就麻烦你了。」

  「包在我身上!」章一拍胸脯保证,并拾起两根铁叉,绕到眉子的背面。
  (怎么……要干什么……要刺在哪里……!!!)眉子不安地感觉到章一的手掌在自己的下背部游移摸索,像是在确认什么东西的确切位置,等到章一找到了之后,手上的铁叉便小心翼翼地,一左一右地刺入了眉子的背部。

  「咿呀啊啊啊啊───」出户意料的部位被铁叉刺穿,远远超乎之前所受剧痛的感觉,从体内器官传来,两根铁叉不偏不倚地,刺进了眉子的肾脏内。
  「住……住手……会死的……」脏器竟会成为对方的拷问目标,接近死亡的剧痛与恐惧,让眉子不停挣扎着,但是身体每一处都插满了铁叉,摇晃、扭动只会使露在外头的铁叉彼此碰撞,对伤处带来更显着的痛楚而已。

  「别乱动啊!如果刺岔了就没救了。」章一捏起眉子的侧颈皮肉,避开颈动脉与咽喉气管,将铁叉一左一右地从后向前刺穿了眉子的脖子两侧。

  现在的眉子,就连嘶声裂肺的哀嚎,也会带来难以想像的可怕痛楚。

  接着,章一再从眉子的正面,将两根铁叉刺入了眉子的胃袋内。

  「呀啊啊啊啊──死──死了──要死──」

  「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?很顽强嘛!接下来这个,稍微有点痛啊!」

  章一将一根铁叉刺进了眉子的肝脏。

  「呜咿──嘎……」

  眉子的脸转眼间就失去血色而开始转为发青,好像已经休克了的样子。
  「死了的话,你的弟弟就也要受到这样的拷问喔!尽全力努力忍住吧!」
  章一一边说着,一边帮眉子施打抗休克剂,输血,又注射了新的鸦片拮抗剂,要让眉子把全部的精神都给榨乾为止。

  大约半个小时的「休息」时间,眉子的脸才逐渐恢复血色。

  「那么,真正的痛苦,现在才开始喔!」

  章一将手上的两根铁叉,从眉子的耻骨上方刺入,将体内的膀胱、子宫、直肠贯在一起一同贯穿。

  「咿呀啊啊啊──思……思……」眉子已经痛到口齿不清,讲不出话来了。
  尽管眉子的淒惨情况,仍不获容赦地,另外两根铁叉分别刺进了眉子的左右耻丘。

  痛到反弓身子,却只会带来更剧烈痛楚的眉子,绝望地看着章一将下一根铁叉的尖端瞄准着眉子娇嫩的阴核…

  「咬紧牙关忍住吧!」章一说着,将抵在眉子阴蒂头的铁叉,狠心向前推送
  「矶咿咿咿呀啊啊啊啊啊───」

  女性最敏感、神经最密集得阴蒂,被铁叉从阴蒂头直到膀胱都给刺穿了。
  「呼呜──呼呜──」因为双倍鸦片拮抗剂的效果,就连大人也早已会陷入昏死的剧烈痛楚,如今却仍十分鲜明地传递到眉子的脑袋里,彷彿这些痛楚是刚造成的似的,长久下来,像是全身各处仍一直不停地受到穿刺。

  「最后两根,要让你尝到究极的疼痛,究竟能不能忍住呢?……」章一捡起了地上最后两根铁叉,先是用手在眉子的腹部摸索触诊,要找到最后下手目标的方位。

  「应该是这一边吧……」章一终於摸索到了之后,将铁叉刺进了眉子的肚子内。

  「咿呀啊啊……哇啊啊啊啊───」

  刚开始还只是如同之前被铁叉刺入体内的痛楚,但随即,像是体内有一颗爆弹引爆般的,从未有过的极强烈剧痛,使眉子像是要自己将嘴撕裂般,发出淒厉绝伦的悲鸣。

  「还有一根。」前一根正中目标后,章一更有把握的将最后一根铁叉刺入眉子的腹部,在上一根的对称位置处。

  那种刚体会过的究极痛苦,这次在身体另一端同时传来,旧的痛苦却无法因此被盖过或减弱,已经不是人可以承受的痛苦极限,使眉子整个人像是要弹了起来。

  「果然,比阴蒂被穿刺的反应还要激烈啊…女人的卵巢,跟男人的睾丸是同源器官,只是一直在身体深处而被忽略,如今这女孩所受到的痛楚,就如同男人的睾丸被刺穿一样了。」章一一边说着,一边用手指弹了一下尖端刺穿眉子卵巢,尾端仍露在外面的铁叉。

  「矶呀啊啊啊啊───」铁叉的稍微振动,对眉子来说,却像是被大力搅动般的剧痛,使她翻白眼口吐白沫,却因为鸦片拮抗剂,而始终无法从那种剧痛中获得轻缓,只能在濒临崩溃极限的精神状态下,不停尝着鲜明的、几近死亡的痛苦。

  …

  眉子就这样身体插满一百根的铁叉悬吊着,身体动弹不得,全身没有一处不感到剧痛的,大脑早已接收超出负荷,苦於双倍的鸦片拮抗剂,几乎要榨乾自己最后一点精神。

  在章一继续为眉子输血之后,眉子的精神与体力也没有恢复迹象,已经是濒临失神的游移状态了。

  「再这样下去可能就糟了,得帮她把铁叉拔下来了。敏江,把电气警棍拿来吧!」

  等到敏江取来电气警棍,章一将后面接下来的电刑拷问的事前准备就绪时,眉子都还没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事情,大脑完全被无止尽的痛楚佔尽所有思考空间。
  劈啪一声,伴随着从电气警棍出现的电弧连通到贯穿眉子小腿肚的铁叉上,眉子的精神被这突然的电击稍微回复了点,而她的双腿却像是抽搐般,肌肉突然用力一阵收缩,使原本就已剧痛不已的整条小腿,此刻更是无法抑制地传来更高一层的痛楚。

  「咿呀啊啊─住…住手……已经……不行了…」

  「小眉笨蛋,如果不先止血就把铁叉拔下来,你会失血过多而死的呦!好好忍耐吧!今天的最后了。」

  利用电热加温这些铁叉,让伤口止血,这种极不人道的方法,还犹胜於直接用火加热这些铁叉。电流流经过人体时,对人所造成的伤害,不仅仅是烧烫,还会产生像是被车子狠狠撞上的冲击,以及身体无法克制的抽搐、弹动等自然反应,对於稍微动到身子,插满全身的铁叉就会让自己快要痛死的眉子,在这电刑之下,也无可避免的一边受着难以形容的痛楚,一边却仍不停地剧烈弹起、落下,再次弹起、落下……

  好不容易,第一根铁叉已经被电热烧得烫手,眉子的伤口皮肤也出现焦痂,眉子近乎虚脱的瘫软下来,连头都抬不起来,但这还只是第一根而已…

  「止血」仍在持续进行着,眉子的双腿、屁股、腰只、双臂、乳房、脖子、…等等各处,先前怎么残忍地被铁叉刺穿,此刻就同样残忍地被电击烧糊伤口。
  轮到内脏之后,才是眉子真正苦痛的开始。电击的冲击直接打在重要的脏器上,两颗肾脏像是被活生生摘除般、肝脏像是炸裂般、胃袋像是被狠狠掐捏般,呕出混着血的胃液…

  接下来,贯穿膀胱、子宫、直肠的两根铁叉受到电击,从体内三个不同的器官传来同步但却有三倍以上的痛楚,眉子已经气若游丝,奄奄一息,连哀求、尖叫等等,都发不出来了。

  「最后的重头戏,做好觉悟了吗?」章一将电气警棍,抵在尚未受过电刑折磨的两根铁叉上。

  「劈啪!」

  「咿呀啊啊啊──」卵巢受到电击,使原本发不出声的眉子,此刻竟又像是恢复元气般嘶声裂肺地大声惨叫,但只是一瞬之间,眉子就再也发不出声音,整个人像是被抽离了般,头往下垂落,身体也软趴趴地悬着,只剩腹部周遭的肌肉,因为电击而产生的自然抽搐。

  「小眉?……」

  经过这二十多天的残忍拷问,河合眉子一直强忍至今,最后仍然承受不住,她那小小颗却十分顽强的心脏,也终於停止了跳动…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……

  (我……在哪里……)

  当眉子回过神来,发现她正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这里周围都是雾濛濛的,眼前只有看到自己正在走着的这一条小桥…

  顺着这一条小桥往前走,依稀可以看到对岸的模糊身影,可是自己的后方,眉子却无法知道来路是什么,甚至无法回头。只要想要转头看向自己的来路,就会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恐惧感…

  (好痛……全身好痛……)

  明明从身体上看不见伤口或异状,但是眉子却能感受到,身体各处,不管是体外还是体内深处,无一不传来剧烈的痛楚。但是,每往前走一步,身体的痛楚就会减轻一点…

  (是啊……就这样走下去就好了……)

  不知道目标在哪,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在这里的眉子,在这一段路上,却也走得越来越轻松自在。身体已经不那么痛了,越来越愉快、越来越感到轻飘飘的,像是在这样走下去都可以飞起来似的…

  (一直…走下去………)

  但是……为什么……好像有个什么很重要的东西……与自己此刻轻飘飘的感觉对比,却是那么地沉重…

  「姊姊……」

  (……这声音??)

  眉子还差一点就要走到对岸,却被这熟悉的声音叫唤住,而减缓了脚步……
  (后面……有人叫我?)

  眉子的意识深处,对这声音越来越熟悉,一阵异样的温暖与恐惧交织的感觉,让眉子一时裹足不前…

  「姊姊…」

  (!!我想起来了……达也……我最爱的弟弟……但……为什么…没办法回头……马上就要到对岸了……过桥之后…可以变得很快乐吧……)

  「姊姊……不要去……别丢下达也……」

  (达也……姊姊……不能丢下你……但……)

  「姊姊!!」那个声音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急,眉子终於克服恐惧回过头。
  (!!!!!)

  眉子一回头,看见的是几个人的模糊身影,其中四个人的身影虽然朦胧不清,但是正中间娇小年幼的,却受到可怕的拷问而哭泣的人的身影,竟是自己最爱的弟弟达也…

  (达也!!达也!!必须要保护…姊姊必须要保护你……)明明心中感到恐惧无比,但是看着自己的弟弟受到折磨,使眉子坚定决心地踏出回头的第一步…
  顿时之间,刚才全身的疼痛感,都回到了眉子身上,走回去的每一步,不但身体的痛楚越来越强烈,双脚也越来越沉重,心中的恐惧感更是越来越强炽。
  (好恐怖……不行……脚动不了了……呜……)

  走到中途,眉子因为痛楚与恐惧,双脚几乎失去使唤,整个身体好像也都在劝她别往回走了,赶快到对岸吧…

  「姊姊──」达也的惨叫声下,眉子趴在地上,用手爬行的方式,就算要这样一路爬回去,也必须要守护,必须要守护达也……

  ……

  好像要吐血般的剧烈疼痛,回到了自己的身上,眉子被这样的激痛给痛醒过来。

  铁叉已经全部拔除,眉子浑身是血的躺在血泊上,看到了满身大汗的章一,用苏醒装置替眉子急救,原来刚才自己已经在冥世游一圈了…

  「哦哦!救回来了啊!」章一说。

  「真是奇蹟馁,小眉竟然活过来了,真正的地狱,不是应该还比较快乐吗?」亚纪笑着看着刚从死里逃生,眼神仍涣散无法聚焦的眉子。

  (达也……姊姊…会…会………)眉子刚确定自己回到现世,大脑还来不及运转,马上又失去意识而陷入昏迷…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